予忘青

第一 我不是拽 我是路过的假面骑士

第二 我不叫喂 我叫楚予荨

对《路窄》的一点点补充,下次写到序里

【薛晓】路窄(1)

双警察
刑警薛x法医晓
冤家路窄,合法恋爱
好了开始破案,认识了一个知己,原谅我的拖更

薛洋斜斜靠在驾驶座上,在快被晓星尘第二次提醒"坐好,注意安全"的时候开口打断,向晓星尘了解案情。

死者名张强,中年已婚男子,是一名拉货员,现有一名正在外地上学的儿子,性格随和,朋友并不多。张强的妻子名陈丽,原本是商场售货员,因进货收货的关系,二人相识,陈丽嫁给张强后转职为家庭主妇,一家三口社交关系并不复杂。

报案人老赵,老赵起床去阳台收昨天晒干的衣服,发现一个男人倒在自己家的阳台,便报了警。老赵是一名单身汉,年纪比张强大一些,儿女在外创业,赚了一些钱把老赵安置在这,偶尔空闲会回来看看他。根据调查,老赵的人脉虽然很广,但大都是一些同龄人,相约下棋或散步的朋友。经过一一排查,确认老赵不是嫌疑人。

"尸体被抛下的地点和第一案发现场确定了吗?"薛洋按在方向盘上的手沿着边缘轻轻敲击,略有所思。

"目前还没有,但能肯定的是老赵家的阳台不是第一案发现场。" 晓星尘望着窗外迅速倒退的绿植一阵眼花,揉了揉眼睛。

薛洋撇了撇他,"这不废话吗……你要是累你就躺会,离案发现场还远呢,到了我叫你。" 说着侧了身给他调低座椅。

晓星尘顺着躺下,又提醒他一句注意安全后,安安静静闭上了眼。

薛洋给他拉下挡板,挡住太阳光,摆弄了一会后视镜后,顺了顺案件。

既然死者尸体是从高空被抛下, 又排除了老赵的嫌疑,那么抛尸地点就是老赵家以上的楼层。老赵家住十六层,总共有二十楼,再算上天台,抛尸地点有五种可能。

当薛洋到达小区口,望着一排的高楼,推翻了之前的想法。

原来这个小区的设计与普通小区不同,普通小区的阳台每一楼都朝同一面方向,而这个小区的阳台交错相朝,老赵家的阳台朝南,老赵家楼上和楼下的阳台就朝北,以此类推。

物体自由下落时呈于地面垂直下落,也就是说,由于阳台的阻碍,只有阳台朝向与老赵家相反,并且离老赵家最近的楼层为抛尸地点。

既然老赵家住十六楼,那么,最有可能为抛尸地点的楼层就是,十七楼!

"晓星尘,醒醒,我们到了。"薛洋边解掉安全带便推了推他,迫不及待要去寻找真相。

在电梯间,薛洋把自己的想法一并告诉晓星尘,晓星尘起初觉得有道理,但听到最后却皱起了眉头。

"我觉得这么猜测有道理。尸检结果显示致死因素是受刀伤失血过多而死,所以很有可能是死后被抛尸。但是还有一个疑点我不太明白,为什么犯罪嫌疑人要选择在这种人多的地方抛尸,这样不是很容易暴露吗?"

"或许是想伪造成死者自杀跳楼的假相,也可能是心里太慌张,又或者……"

"或者什么?"

"或者,死者是在窗户旁边多次受刀伤的,犯罪嫌疑人将死者顺势推出窗外,本来想让他摔倒楼底,却忘了楼下有阳台。"

"这么一推测,思路就清晰很多了,那么就先按着这条思路查下去吧。"

"到时候自会见分晓,十七楼到了,请吧,我的晓警官。"

tbc

我只是个路过的假面骑士,顺便开心写点文的野鸡,如果不想被我的文丑哭、被我的日常废话淹没,请快unfo…

【晓薛】劳资看他不爽好久了!今天就要8了他!!(6)

原来还有人记得这篇,本来打算坑掉的,又捡起来重新写了
先复习一下以前的剧情,后面再搞事

210l【张嘴吔糖】:

回复209l:什么真的假的,我说的是事实啊,这种事有什么好骗的,我又没那么无聊

211l:

目测楼主要弯

212l:

来来来我压要弯

213l:

我也压弯!

214l:

lz不是说他钢铁直男吗,我压不弯,十包辣条

215l:

楼上醒醒!lz说换做他他愿意嫁给x,过年了!!辣条来!

216l:

新年快乐!!boomboom

217l【张嘴吔糖】:

你们又瞎搞什么啊,别乱说啊

我们已经各自回去了,后来他好像很开心?)看上去心情不错,和我讲了很多日常事情,还约我明天看电影/熊猫头鼓掌.jpg

218l:

lz你这样要是被x看到,x会伤心的

219l【张嘴吔糖】:

得了吧我才不想自作多情

220l:

明天看电影直播吗

221l【张嘴吔糖】:

不知道有没有机会,有的话就直播

222l:

盖好小棉被睡觉觉,醒来就是第二天

223l:

中午还没到……

224l:

晚安晚安,等明天的更新

225l:

哎一群,算了我也睡了

226l:

期待你们明天的约会!!我母胎solo了十八年居然为别人的恋爱鸡冻(!!)

227 l【张嘴吔糖】:

不是,看个电影怎么就成约会了?

228l:

哟——/.jpg

229l:

lz真的好纯情啊,我还是不说破了吧(奸笑)

210l【张嘴吔糖】:

???

211l:

这个时候应该沉默

212l:

……

213l:

这么快就要约会了!?约会愉快!

214l【张嘴吔糖】:

你们都不上课的吗,话那么多 ?

215l:

害羞了吧(姨母笑

216l:

说的好像你有上课一样

217l:

咦,215楼怎么没了??

218l:

在上课的举个手,为了你们的兄弟情我已经不顾教导主任的校规了……

219l:

好好学习,安静如鸡

220l【张嘴吔糖】:

都给我把手机收起来

221l:

遵命!

222l:

好的lz明天加油

223l:

争取攻下本垒(雾)


同时存几个文,我起飞

所有连载文都不用追,完结了我会放全文整理,附重修整理链接

地尽头

原著向
bgm《地尽头》

薛洋收拾了义城的过往,带着一只破碎的锁麟囊,一缕残魂和一颗无法入口的饴糖,走遍了各地角落。

他去航游了远海,也爬涉过陡峰。起初他破了头的去找有关补魂的术法,寻找无果,空剩一腔念想。

百年如弹指一瞬,昨日还似抽着木枝条,使了小坏让白袍道士去买菜,道士应下后又找个借口搪塞过去。

"你一个瞎子,买什么菜啊,我就委屈一下帮你买好了,作为回报,今晚佐料多加半勺糖好不好呀。"

记忆中白袍道士对他浅浅笑着,说了些什么,他记不清了。

他胸口有一处狰狞的疤,那是曾仇家刺的,离心房仅一厘。时间磨灭了他的锋芒与棱角,世人见他不再哄着眼喊打喊杀,想置之于死地,多余的只有一句"曾经的恶人",顶多被多看两眼,叫骂两句无果,各自散了。

他心里嗤笑,无聊透顶,这就是他所谓要护的世人。 不过他也厌恶不起来就是了。

他也受过世人恩惠,在寒冬腊月,身上衣物不足以御寒,他紧紧攥着胸口的囊袋,试图从中探出点温度,毕竟在那之前,有一位人毫无怨言地给他蹭暖。

那是一场久逢的大雪,未化雪积了门庭路,人进不去,出不得。薛洋路逢一颗梅花树,枝芽上的雪落下来,砸落在他头上,蓄起的怒意又被凉水浇了下去。

梅依旧开得脱尘,风雪也奈何不了白里的一点红。薛洋觉着顺眼,摘了一枝条回去丢给白袍道士。梅衬在白袍上,添了几分生气,道士又来拉他的手,"你的手怎么这样冰,外面风雪大,多穿几件再出去。"

"那道长给我暖暖呗。"

本是一句无意的调笑话,道士当了真,认认真真给他暖起手来。

老好人,他想,但在半夜还是把棉被拉到了对面。

一位老妇人拍了拍他,将他从思绪中拉回,邀他回家避避风寒,薛洋跟了去,老妇一家子围坐一桌,屋中灯烛闪烁,笑声阑珊,与屋外冰雪天地相差甚远。老妇吩咐闺女再添双碗筷,就他坐下吃。一桌人对他嘘寒问暖,薛洋一一答应,心中动容。或许是尝饱了受人唾弃的滋味,获得一份真心显得弥足珍贵,在那之后,薛洋再没吃上这么暖的饭。

道士看不见,凡事只能靠其他四感,平日由他描绘亲眼所见,而此后由他代他看世间万物。

兜兜转转回到义城,已近春,城内不再是百年前的萧索枯败,浓雾散去,小城繁闹安逸,陌生面孔无一不是带着笑面。

他回了义庄,义庄地偏荒凉,只有门前一片修过的路砖,庄子却没人动。他推开年久残破的木门,挥掉密布的蛛丝与沉重的尘埃。

百年来他走遍天涯海角,他才知天地之大,他却连一个容身之处都难以寻找。

他用一双眼看遍世间万物,无人陪他赏春花秋月,无人陪他渡冬暖夏凉。

所有堆砌起的铜墙铁壁顷刻崩塌,混着湿漉阴冷的空气,他再也找不到曾经会用袖袍为他擦去眼泪的白袍道士。

其实薛洋不像表面上那么的无所谓,他自始至终都在做着一个太过美好的梦,甘愿做个天真的傻子,身份被识穿后妄想感动挽回,幻想能被君子所接纳

装傻子,装的久了是不是也会变傻

守着一只破碎的锁麟囊,守着一座无人的死城,他终于可以不再装了,花了好久,在那之后活成了他的模样

他有什么权利骂晓星尘"白痴",可笑的人,可笑的逻辑,在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人,做了错的选择

千疮百孔,却甘之若饴,骗他的同时,又何尝不是在骗自己

这么一想,虐点太多,想写历尽千辛万苦的他们,经历过那种痛,又舍不得他们受苦,举起笔思索后又放下,优柔寡断的矫情

很多人看了我的文,误以为我是擅长写美满的他们,轻松搞笑的文一抓一把,带来幸福是事实,嘴上说着很释怀,其实我还没从那段感情中走出来,我想让人感受到每份感情背后的不易,而不是插科打诨而过,每一段感情,都真的好难好难,珍惜身边的人吧

看到《地尽头》的歌词想到好多,从他们再到自己,一旦我举笔了,就不会停息的那天。最近三次又发生一点事,多多少少都割舍不下,只能说我死也会守着这个圈

承蒙厚爱

收到了人生第一个互寄😭里面有零食、书签、明信片、画……已经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以头抢地!这张莫扎真的超级美丽啊!明天裱起来挂床头😭

【薛晓】路窄(序)

双警察pa
刑警薛x法医晓
冤家路窄 合法恋爱
既然真的没有人写我就偷税,就是破案和日常,为了减少恐怖感加了点搞笑元素,先认识认识,每章长短就看存稿多少了……
可能有敏感词,案件瞎扯的,不要学哦

"这一起高空抛尸命案的死者张强,腹部受刀伤有五处,刀刺入深度四长一短,从高空被抛下。初步判断死亡原因为失血过多和器官破裂。"

解剖室走出一个青年男子,他边摘下手套边提出判断,露在医用消毒口罩外的一双眼熠熠生辉,他脱下防护服和口罩,坚定地重新申请。

"宋岚,我需要再回现场勘察。"

"晓星尘,你!……" 宋岚微怒,又放低了气势,无奈低声解释,"你已经连续工作五十一个小时了,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!你就听我一句劝,先休息一会。"

晓星尘摇了摇头,连续两件案子接连而来,前一件案子刚尘埃落定,刚洗掉泡在解剖室沾染的尸臭味,又不得不去染上血腥味。

然而这一职业的特殊,他是知道的。

辛苦,危险,没有回报。可他还是想做些什么。

"李警官重伤,无法工作,所以这些活必须交给我。"

宋岚已经说教他很多遍,可他依然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。

"你身为一名法医,做好法医的工作就足够了!寻找线索和破案缉拿犯罪嫌疑人交给我们刑警!"

"在法医的角度,或许能找到更有利的线索……"还没说完,晓星尘便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虚虚向前倒去,扶稳了侧墙。

宋岚扶着他到休息室坐下,又开始说教:"你看我都说了,你现在躺一会,事情交给我们来办,等会带你见一个人。"

晓星尘是真的累了,一触到柔软的沙发,身体和意识就忍不住开始沦陷,迷迷糊糊应了句"嗯" ,就陷入休眠。

宋岚摸出他的手机,调成静音模式,对着老友叹了口气,还是老样子。

"宋警官叫我来,就是让我来看一个人睡觉?"
男子一手插着制服口袋,嘴里叼着根汽水味棒棒糖,半蹲下盯着这一张出尘的脸。

好看是好看,但睡觉模式要扣分啊。

"你们认识一下,以后你来替任李警官的工作,与晓警官配合调查工作。" 宋岚难得耐心解释,看到棒棒糖的棒子还露在外面,眉尖抽了抽,忍下赶人的冲动,"局里不准吃东西。"

男子抽出细棒,吹了个尾音上挑的口哨:"你就算说也没用,因为我已经吃完啦。"

宋岚甩手而去。

男子捏着细棒的一头,戳了戳面前洁白无瑕的脸,边戳边想:一个毛孔都没看到是不是错觉。

晓星尘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一张凑的极近的,背光的脸,被吓了一跳:"呃……你好……"

薛洋见晓星尘醒来,眼疾手快的地抛掉手中的细棒,送出右手:"你好,薛洋,以后就由我接替李警官和你配合工作了。"

晓星尘握上那只略微带茧的手,微微一笑:"你好,合作愉快。"

薛洋回之一笑:"合作愉快,现在去现场看看?"

"好啊。"

"那我们走吧。"

"等等,我去洗把脸,好像有什么东西粘着……"

"咳,可能是鸟屎。"

"……"


tbc

看完fyqm好想看薛晓警察pa!之前看到路过警察就觉得超帅
双警察!!他们两个一起破案!
晓星尘法医,薛洋刑警
想象你洋穿着制服端着枪!哦着迷
一起破案什么的,还有找到线索时默契的眼神,前期的相看两厌,后期碍着公务不能甜腻腻,还有制服play,好了我血槽已经空了
有人写吗!!!!写了我给你挠心挠肝!
我蹲几天先!没有我自割粗滥腿肉!!

我其实是个笑点又低又奇怪的人,有次看一个vr游戏,断断续续笑了两天,现在想起来还是想笑

所以不要尝试逗我笑,也不要用很普通的语气讲笑话

不然,我真的会笑到你烦(试图警告)

我也不想笑到犯呕,我笑来笑去好烦哦